道教与民俗,道教如何影响中国民间习俗

发布:未一 时间:2020-10-17

道教如何影响中国民间习俗

中国有句俗语:“百里不同风,千里不同俗。”这是说民俗极为繁杂而广泛。其内容涉及到衣食住行、婚丧嫁娶、娱乐节庆等各个方面。一般地说,道教主要与民间信仰习俗关系密切,通过与信仰习俗的联系,进而影响到岁时习俗、娱乐习俗等。道教神灵贯穿民间文化道教所尊崇的神灵是虚幻的产物,然而又与中国民间文化传统紧密相连。好些赫赫有名的道教神灵,查询其根底,都是起源于民间。道教神仙体系中的道教俗神,如雷公、风伯、关帝、文昌、门神、灶神、城隍、土地、妈祖、瘟神、蚕神、药王、财神等等,原本都是流传于民间的,后被道教逐渐吸收成为道教神祗,并被贯上各种名号。道教把民间俗神集中到自己的信仰中来,成为道教神仙体系的一个组成部分。反过来,道教又利用自己的优势使这些经过道教化的神灵又返回到民间,更深、更广地影响着民间的神灵祭祀活动。像城隍、土地、灶神,一般的民众对它们都是无比敬畏的,对这些神灵的崇拜祭祷,实际上也就成了一种民俗。道教特有的一些神灵如八仙,财神,福、禄、寿三星,也得到民间的普遍祭祀。道教法术深入民间习俗道教的法术也深入到了民间,常常与民间的巫术结合而对民众生活发挥重大作用。道教法术有相当部分渊源于民间巫术,经过道教的改造发展,使之更加系统化。道教法术内容也是很多的,如祈雨、疗病、延生、超度、祈梦、求签等道术都与民间巫术结合在一起,使得道教借助民俗而普及,这一点是民间风俗与道教相联系的重要环节。道教影响中国节日风俗民间的各种按固定时间进行的民俗活动,道教也深入到了其间,如春节这个中国民间最盛大的节日,道教的影子就随处可见,有的风俗沿袭至今。孟元老《东京梦华录》载:“二十四日交年,都人至夜请僧道看经,备果酒送神,烧合家替代钱纸,贴灶马于灶上,以酒糟涂抹灶门,谓之‘照虚耗’……近岁节,市井皆印卖门神、钟馗、桃板、桃符及财门纸驴、回头鹿马、天行贴子。卖乾茄瓠、马牙菜、胶牙饧之类,以备除夜之用。自入此月,即有贪者三数人为一伙,装妇人鬼,敲锣击鼓,巡门乞钱,俗呼‘打夜胡’,亦驱祟之道也。”其中所述敬灶神,“打夜胡”,贴门神、桃符及钟馗画像等,都是涉及道教的。民间重视道教神仙诞辰道教神仙诞辰的庆典活动,在民间也极有影响。如玉皇大帝、太上老君等诞辰日,民众大多要到道观烧香礼拜。而且,道教的这些庆典、节日,也掺杂了许多民间娱乐方式,变得非常世俗化。这时,有关的宫观就成了民间娱乐

初识道教:春节民俗与道教的关系

中国春节民俗中的宗教信仰内容十分丰富。人们所礼拜的神祇多始自先秦,后世道教在形成过程中曾广泛地吸收其民间的信仰内容,加以改造后纳入自己的神灵谱系。成为道教崇拜的尊神或俗神,如灶君、门神、三官、财神,等等.

道教对古城民俗的影响表现在哪些方面

道教所尊崇的神灵是虚幻的产物,然而又与中国民间文化传统紧密相连。好些赫赫有名的道教神灵,查询其根底,都是起源于民间。道教神仙体系中的道教俗神,如雷公、风伯、关帝、文昌、门神、灶神、城隍、土地、妈祖、瘟神、蚕神、药王、财神等等,原本都是流传于民间的,后被道教逐渐吸收成为道教神祗,并被贯上各种名号。道教把民间俗神集中到自己的信仰中来,成为道教神仙体系的一个组成部分;反过来,道教又利用自己的优势使这些经过道教化的神灵又返回到民间,更深、更广地影响着民间的神灵祭祀活动。像城隍、土地、灶神,一般的民众对它们都是无比敬畏的,对这些神灵的崇拜祭祷,实际上也就成了一种民俗。道教特有的一些神灵如八仙,财神,福、禄、寿三星,也得到民间的普遍祭祀。道教的法术也深入到了民间,常常与民间的巫术结合而对民众生活发挥重大作用。道教法术有相当部分渊源于民间巫术,经过道教的改造发展,使之更加系统化。道教法术内容也是很多的,如祈雨、疗病、延生、超度、祈梦、求签等道术都与民间巫术结合在一起,使得道教借助民俗而普及,这一点是民间风俗与道教相联系的重要环节。民间的各种按固定时间进行的民俗活动,道教也深入到了其间,如春节这个中国民间最盛大的节日,道教的影子就随处可见,有的风俗沿袭至今。孟元老《东京梦华录》载:“二十四日交年,都人至夜请僧道看经,备果酒送神,烧合家替代钱纸,贴灶马于灶上,以酒糟涂抹灶门,谓之‘照虚耗’……近岁节,市井皆印卖门神、钟馗、桃板、桃符及财门纸驴、回头鹿马、天行贴子。卖乾茄瓠、马牙菜、胶牙饧之类,以备除夜之用。自入此月,即有贪者三数人为一伙,装妇人鬼,敲锣击鼓,巡门乞钱,俗呼‘打夜胡’,亦驱祟之道也。”其中所述敬灶神,“打夜胡”,贴门神、桃符及钟馗画像等,都是涉及道教的。道教神仙诞辰的庆典活动,在民间也极有影响。如玉皇大帝、太上老君等诞辰日,民众大多要到道观烧香礼拜。而且,道教的这些庆典、节日,也掺杂了许多民间娱乐方式,变得非常世俗化。这时,有关的宫观就成了民间娱乐的中心,大家所熟知的“庙会”就是此种情形的表现。这也是道教与民俗相关联的重要方面。

汉江沿岸的风土人情

首先,汉水流域风俗文化圈对中华文化的一大贡献就是熔铸出了纯粹中国特色的宗教——道教。原始道教是在古代巫术、神仙方术的基础上,吸收了道家的思辨哲学与儒家的伦理哲学而形成的,汉水上游恰好提供了熔铸这多种文化的大熔炉。道教各派中创立最早的一个教派——五斗米道,就是在汉水上游的汉中盆地发展壮大,并建立了政教合一的政权。张鲁五斗米道与张角太平道传教方法的最大不同是“加施静室,使病者处其中思过”⒃。而“静”的概念来源于老庄哲学。《老于·知常道》:“致虚极,守静笃。”《老子·天下自定》又云:“无欲以自静,天下将自定。”张鲁控制下的汉中,以《老子五千文》为经典,并作了《老子想尔注》,提升了原始道教的品位,加快了道教与老庄哲学的融合,为道教成为全民族的宗教奠定了基础。当时汉水上游的人们对道教“竞共事之”,几乎所有的人都信奉五斗米道,即使“流移寄在其地者”也“不敢不奉”。汉中成为五斗米道的王国,“民殷国富”,“户出十万,财富土沃”,实行吃饭不要钱的政策,“行路者量腹取足”,大大增强了道教的魅力和影响,为道教在全国的传播创造了条件。到了明代,汉水流域的道教文化再放异彩。武当山道教名满全国,明皇室封武当山为“大岳”、“玄岳”,使它的地位高于五岳,“遂超五岳而帝之”,成为“朝廷家庙”。普通民众对武当道教的信仰也非常狂热,“万方土女骈阗辐凑,不减泰山。”民间有“穷不游武当,富不登太白”的谚语。明代汉水流域的武当道教,进一步走向世俗化与民间化。  其次,是形成了五方杂处,健康开放的生活习俗。汉水中上游风俗文化的总体特征是丰富多彩的。土著的传统民俗与外来的移民民俗在特定的时空条件下,混合交融,形成了较稳定的心理定势。这种民俗心理推动和制约了这里的民俗文化生活,使本地域的民俗文化生活呈现出色彩斑斓的风俗画面。主要表现为:“秦声楚歌”的语言风俗结构;“尚鬼信巫”的宗教信仰;“质朴劲勇”的行为风尚;“五方杂处”的岁时礼仪。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汉水中上游人们的生活习俗远比传统文化核心区关中自由开放。例如竞渡龙舟的习俗,其奋飞争胜,隆重热烈之盛况,不亚于屈原的故乡;汉调二黄、花鼓、八岔、端公戏在陕南各县极为流行;田秧歌、哭嫁歌、孝歌异常丰富;一些地区“嫁儿”、“招婿”很受人们的赞扬和倚重;巴山妇女性格开朗,泼辣大方,“三纲五常”、“三从四德”在这些地方不起什么作用;“男尊女.

转载请注明出处我知我见 » 道教与民俗,道教如何影响中国民间习俗

标签: 道教与民俗

最新标签

NEWSTAGS